今天: 2017年7月1日 关键字: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文苑荟萃
文苑荟萃
假小子
文苑荟萃 加入时间:2017/3/31 15:03:18

 是我的眼花了,还是时光倒流了?眼前这个留着小平头的女人,不就是我少时的伙伴张秀琴吗?可是,应该快60岁的人了,怎么还像个20多岁的少女呢!

 

  在火车站,我实在忍不住好奇之心,就凑到了那女孩的面前问:美女你好,请问……你认识一个叫张秀琴的人吗?

 

  “美女”一下睁大了眼睛:当然认识啦——她是我妈。请问你是……

 

  哦,怪不得长得这么像。我是她的小学和中学同学,我姓吴……

 

  噢,你是吴大喇叭吧?我听我妈说过你。我不由皱了一下眉头:这性格,怎么和她妈年轻时一个样啊!往事立刻就像烟雾一样在眼前飘散开来……

 

  我们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开始了。每天看着大人写大字报,开辩论会、批斗会,甚至是武斗,我们的心里也怪痒痒的,恨不能也像大人一样去冲锋陷阵。张秀琴,就是变化最大的一个。

 

  张秀琴本来是一个连跟人说话都害羞的小姑娘,可是忽然有一天,她把自己刚刚留起来的长发剃成了一个小平头,穿上了一件草绿色的上衣,把下摆扎进腰里,外面束一条宽皮带,袖子高高挽起,她的性格和性别好像一夜之间就发生了巨变。记得她当时手里拿着一个纸做的喇叭,往村中心的土台子上一站,开始用尖厉的声音进行“誓死保卫、横扫一切”的宣传。

 

  张秀琴的举动,引起了许多村民的议论,特别是她的爹妈,连喊“丢人”,要把她拉回去。但是造反派却对她啧啧称赞,并站出来为她撑腰。在这些大人的支持下,“红小兵战斗队”成立,张秀琴成了大队长。我因声音高,嗓门大,成了副大队长。我们20多个孩子在张秀琴的带领下,每天冲冲杀杀,干了不少当时自以为无比正确却是贻害无穷的坏事。

 

  我们曾经以“破四旧”为名,到各家各户去搜查,把人家的古瓷瓶、穿衣镜,还有古书、古画什么的,一律砸毁烧毁。现在看那些东西不知要值多少钱。

 

  我们曾经在村旁的公路上设卡,责令过往的行人车辆背诵毛主席语录,背不出的,坚决不让过,造成车流人流大拥堵。

 

  我们曾经去斗地主,给风烛残年的老头儿戴上纸糊的高帽子游街,那老头儿连羞带气,没过多久就撒手而去……

 

  我们曾经……反正所有事情的指挥都是张秀琴。时代似乎真的把她变成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闯将,她说话像爆豆,走路一阵风,而且嗓门也越来越粗,不知道根底的还真以为她是个男孩子。于是“假小子”的绰号就取代了她的名字。

 

  后来,学校复课了,我们进城去上中学。张秀琴依然是一身男孩打扮,把村里的那套搬进了学校里。但是这时毕竟是七十年代了,社会秩序开始逐渐恢复,张秀琴的做派渐渐吃不开了。老师多次劝她恢复女儿身,说你上厕所吓坏了不少女生。但是张秀琴不干,和老师大吵大闹,最后索性辍学回家了。听说张秀琴回家后依然我行我素,直到二十七八还没嫁出去,这才改穿女儿装……

 

  我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孩,很想问你妈后来到底嫁给了谁,为什么你要像她年轻时那样打扮。正在琢磨怎么说,忽然车站内大乱,只见一个疯子般的男人手里拿一把大砍刀,正嚎叫着追着砍人。所有的人都在拼命逃窜,特别是一些青年男子,跑得比兔子都快。

 

  我的第一反应,也是转身逃跑。却见“张秀琴”站着不动,她对周围的人大喊:不要跑,有种的男人,跟他干啊!但是却没有一个男人停下来。那疯子大概听见她喊,举刀直冲过来,兜头就是一刀。只见她手抓椅背,嗖地跳到一排椅子后面,那刀咔嚓一下砍在椅子上。说时迟,那时快,她双手抓住椅背一按,将身跃起,腾空两脚把那家伙仰面踹倒,刀也脱手了。她又扑过去把那家伙压住,大喊:来人帮忙啊!可是除了我上前把刀踢远了,还是没人上前。那疯子拼命反抗,一下把“张秀琴”翻到下面。幸亏这时警察赶来,三下两下把那家伙制服了。

 

  我把“张秀琴”扶起来,她浑身是土,气喘吁吁。这时警察过来说:小姐,谢谢你。你能不能跟我们去做个笔录,另外对你的精神也要向社会宣传啊。“张秀琴”却说:我要上车,没空了。宣传啥,宣传男人都没种吗!这时我站在一旁,觉得脸上有点发烧。

 

  分别的时候,“张秀琴”给我留了电话。她说:吴叔叔,我妈现在瘫痪在床了,有空你去看看她。她现在整天都在后悔,我呢,就是要替她重活一回!(赤峰日报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[责任编辑  李艳波]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
Copyright @2012 All rights recerved 赤峰市元宝山区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蒙ICP备12002588
蒙网警150403000058号  网站维护:赤峰市峰之泰商贸有限公司 电话:0476-5881999